释放青年活力:培养创新思维和职业素养的瑞士启示

在不久前的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年会上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指出,中国经济要对传统思维“说不”,为创新体制“叫好”。究竟该怎么“说不”如何“叫好”? 适合中国经济新常态,青年一代的创新思维和职业素养该如何塑造? 近日,中国青年网记者专访了瑞士联邦政府科技文化中心学术关系主管Linda Lou,她认为,闻名世界的“瑞士制造”植根于适应市场需求的人才供应,终生学习的教育机制以及全力支持创新的国家战略。

瑞士青年缘何有更多时间“乐享青春”

在Linda Lou的印象里,中瑞青年最大的区别就在于,中国青年心态焦虑,瑞士青年则比较放松;中国青年更坚韧执着,瑞士青年更自由独立。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印象差异?在Linda Lou看来,早早明确了未来职业方向的瑞士青年,有更多时间来“乐享青春”。

Linda Lou介绍了瑞士特有的“双轨制”教育制度——在路径选择上,职业教育和学术教育双轨开展;在学习内容上,理论学习和职业学习双轨进行,即半工半读。

“路径选择”,具体说来,在瑞士完成义务教育即初中毕业后,超过90%的年轻人会继续高中阶段的学习。他们可以有两种选择:一种是普通高中教育,另一种是职业教育和培训。无论如何选择,学生都可以继续高等教育阶段的学习。

“学习内容”,即职业教育和培训学校采用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的策略。瑞士约2/3的学生在初中毕业后会选择职业教育道路,每周在职业学校接受一定时间的以课堂学习为基础的教育,其余时间作为学徒工,进入企业进行全职在岗有偿实习。

在中国学生担心毕业了企业需求却已变化时,瑞士学生却在企业中亲身参与着市场的变化,并不断适应变化调整自身能力结构,甚至引领着这些变化。

这种教育模式的形成并非偶然,在瑞士,企业、学校、联邦政府共同承担职业教育任务。其中,企业参与课程设置和教学、提供第二课堂、提供资金支持;学校了解行业需求、设计真正和产业结合的课程,且很多老师都是行业精英;联邦政府则设立各类行业证书、对职业教育进行立法,以及协调企业与学校的关系。

如此算来,“当中国的青年硕士毕业时,瑞士同龄青年已具备10年从业经历。”Linda Lou对比道。以劳动力市场需求为导向的职业培训教育,将瑞士青年失业率长期维持在很低的水平。

终生学习“立交桥”畅通无阻

经济新常态下的人才需求是什么样的?适应不断发展的新增行业和人才缺口,对中国的青年一代来说,终生学习成为必须,MBA、MPA……在职学历使青年们获得了实际的工作技能提升,还是仅沦为又一块敲门砖?

Linda Lou介绍,瑞士就业市场上有个有趣的特点,大学教授跟餐馆服务员的薪水可能才相差1.5倍。这源于瑞士高度细分的职业资格考试系统,瑞士职业资格考试和高等专业考试多至四百种,每个职业的“行家里手”都能得到理想的报酬。

中瑞对“继续教育”不同的社会认可度,造就了不同的终生学习方式。瑞士的职业教育是终生学习的起点,不同教育路径之间的渗透性非常强,因此,人们可以随时作出选择:可在已有的职业领域进行深造,也可转变职业方向,学习新的知识。用Linda Lou的话来说就是,各类升学“立交桥”均畅通无阻。

据悉,早在1933年,瑞士就颁布了《实施联邦职业教育和培训法》。1995年,又颁布了关于应用科学类大学的联邦法令,详细规定了应用科学类大学的宗旨和任务。该类大学将瑞士的职业教育延伸到高等教育阶段,以市场需求为导向,提供种类众多的继续教育和培训项目课程。

将创新上升为国家战略

李克强在达沃斯论坛上发表演讲时说:“面对多变的经济形势,我们主张要大力推动开放创新,也就是说,要激发开放创新的活力。” 他还表示,“这样才能够形成全球创新的合力,增强世界发展的新动能。”

创新不是一句口号,瑞士的做法是,将鼓励创新上升为国家战略,应用科学类大学注重创新型应用研究,并建立国际教育科研与创新网络——瑞士科技外交官和瑞士科技文化中心。

坚持国家创新战略,瑞士专门设立创新科技署(CTI),负责为瑞士应用科学类大学和商界之间的合作牵线搭桥,特别是支持初创企业的创业创新项目。

同时,瑞士鼓励应用科学类大学重视应用研究,无论是培养工程师、建筑师,还是保育员、社工等市场需求高的专业型人才,都在技术转移和与中小企业合作研发等领域做出不少贡献。

据悉,瑞士向19个国家派驻了27名科技外交官,他们密切关注所在地区的科学、技术和创新发展及大学政策的变化,撰写报告,递交给相应的瑞士联邦机构。同时,瑞士科技文化中心帮助瑞士大学和研究机构扩展其国际活动,促进当地大学、研究机构和企业与瑞士合作。

转载自中国青年网,原文链接点击这里